澳門日報──認識澳門法律

刑事訴訟法賦予刑事警察機關的權力

(文章內容以見報日的法例為依據)

2003.02.04見報

我們經常在報章上看到有關警察到娛樂場所進行反罪惡行動的消息,在警方進行行動期間,場內的所有顧客都無可避免地被核查身份,對於警方的行為,市民可能會覺得很掃興,認為權利受到侵犯,究竟市民可不可以拒絕接受警方核實身份?或可否拒絕返回警署接受調查呢?

《刑事訴訟法》規定刑事警察機關在訴訟中的身分是協助司法當局,以達到實現訴訟程序的目的,但其亦有權主動收集犯罪消息並儘可能阻止犯罪後果發生、找出犯罪行為人,以及作出為確保各證據所必需及緊急的行為;因此,該法賦予了刑事警察機關在搜集證據方面的一些權力,如:檢查、搜查及搜索、扣押及電話監聽等,本文將簡單介紹一下法律在這方面的規定。

刑事警察機關得在開放予公眾且不法分子慣常前往的地方內,認別身處其中的人的身分;在需要時,須進行指紋方面、照片方面或屬相類性質的證明工作,且亦須請涉嫌人指出其能被尋見且能接收通知的居所。如警方認為涉嫌人有可疑,得將無能力表明或拒絕表明本身身分的人帶往最近的警區,並得在認別身分所確實必需的時間內,強迫涉嫌人逗留於警區,但不可以超過六小時;然而,如警方發現在六小時內不能完成以上所述的程序並讓涉嫌人離去時,應立即將這情況連同充分依據,告知有關刑事警察機關最高領導人,且在其許可下,可將逗留的最長時間延長至二十四小時。

此外,刑事警察機關亦可進行搜查及搜索。如有跡象顯示某人身上藏有任何與犯罪有關或可作為證據的物件,可對其進行搜查;又或如有跡象顯示該物,或嫌犯或其他應被拘留的人,正處於保留予某些人進入的地方或公眾不可自由進入的地方,則可在該場所進行搜索。在一般情況下,搜查及搜索須經有權限的司法當局以批示許可或命令才可進行,且在進行搜查及搜索之前要先將命令搜查及搜索的批示副本交予所針對的人或事實支配搜索地的人(該人得在場觀看搜索,並由該人信任且到場不會造成耽擱的人陪同或替代)。在搜索時,如發現在場的人身上隱藏任何與犯罪有關或可作為證據的物件,亦可同時對他們進行搜查,或命令某些人不可以離開受檢查的地方,如某人必須留在現場而其欲離開時,警方亦有權強迫該人逗留於受檢查的地方直至檢查完結為止。

在以下的情況,刑事警察機關可以直接進行搜查及搜索,而不需事先由有權限的司法當局許可:1)有理由相信延遲進行搜查或搜索可對具重大價值的法益構成嚴重危險;2)獲得被搜查及搜索所針對的人書面同意;3)因實施可處以徒刑的犯罪且在現行犯情況下進行拘留者。然而,在第一種情況下,警方須立即將所實施的措施告知預審法官,並由預審法官審查該措施,以便使之有效。

對於住所的搜索,只可以由刑事起訴法官命令且簽發搜索批示後方可進行。如果有理由相信延遲搜索會對具有重大價值的法益構成嚴重危險,又或者得到有關屋主的書面同意後,住所搜索可以由檢察院命令進行,或由刑事警察機關實行,而不需由刑事起訴法官命令或核准,不過,在這情況下,亦必須就有關措施立即通知刑事起訴法官,並且由他審查該措施,以便使之有效。一般來說,住所搜索應在日間進行,但在屋主的書面同意下,住所搜索亦可以在晚間進行。

刑事警察機關除了可以進行搜查及搜索外,亦可以進行扣押。原則上,扣押須由司法當局以批示許可才可進行,但在特別的情況下,例如在進行搜查及搜索時,發現一些曾用於或預備用於實施犯罪的物件,構成犯罪的產物、利潤、代價或酬勞的物件,以及行為人在犯罪地方遺下的所有物件或其他可作為證據的物件;或遇有緊急情況;或如有延誤將構成危險時,則刑事警察機關可以實行扣押,但在扣押後的七十二小時內須獲司法當局宣告該行為為有效。如扣押的命令是由檢察院發出,或經其宣告有效,當事人可於五日期間內向預審法官進行申訴。

被扣押的物件如無需要繼續被扣押作為證據,或判決已確定時,原則上須返還予其權利人。如被扣押的物件屬嫌犯或應負民事責任的人所有,而其不提供有關被命令的經濟擔保時,那麼,即使在無須扣押的情況之下,被扣押物亦不會返還予權利人,而應以預防性假扣押的名義繼續扣押,直至其提供被命令的擔保為止。

此外,對於某些嚴重的犯罪,例如可處以最高限度超逾三年徒刑的犯罪;關於販賣麻醉品的犯罪;關於禁用武器、爆炸裝置或材料又或相類裝置或材料的犯罪;走私罪;或透過電話實施的侮辱罪、恐嚇罪、脅迫罪及侵入私人生活罪等,如有理由相信電話監聽對發現事實真相或在證據方面屬非常重要,且得法官以批示命令或許可之下,刑事警察機關得對電話談話或通訊進行截聽或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