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澳門法律絮論

有關對未成年人進行性侵犯的犯罪(下)

(文章內容以見報日的法例為依據)

2005.07.22見報

就有關對未成年人進行性侵犯的犯罪,本欄上次介紹了“對兒童的性侵犯罪”。任何人只要與十四歲以下的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不管該未成年人是男或女,又或是否出於自願),將要負上相應的刑事責任;另外,向十四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暴露性器官,又或讓他們看色情讀物等,亦屬犯罪行為。

至於與十四歲以上,十八歲以下的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又是否會觸犯刑法呢?若發生性行為的兩人均為十四歲以下時,又會有何後果?本欄在今次將作有關介紹。

一、阿惠今年十五歲,與補習社內的一名男導師非常要好。在一次溫習功課時,由於情不自禁,便與該名男導師發生了性行為。根據澳門的法例,與年滿十四歲但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發生性行為,將會有甚麼後果?

按照規定,若任何人對十四至十六歲之間的未成年人負有教育或扶助義務,而又與他們發生性行為時(不管該未成年人是男或女或是否出於自願),將觸犯“對受教育者及依賴者的性侵犯罪”,並會被處一至八年徒刑。另外,若作出的為重要性慾行為,又或作出暴露性器官或展示色情讀物等行為,則會分別被處一至八年及最高一年徒刑的刑罰。

在題述的情況下,由於該名導師具有特定的身份(即是阿惠的補習導師),阿惠於補習社內學習時,他應盡相關的管教責任,然而他卻與阿惠發生性行為,故要承擔相應的法律後果。

二、若受託負責進行教育或扶助的人與年滿十六歲,但未滿十八歲的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又會有甚麼後果?

在“對受教育者及依賴者的性侵犯罪”裡,亦規定了符合構成對十六至十八歲之間的未成年人進行性侵犯的犯罪的條件。行為人在作出有關行為時,一方面他須具有某種特殊身份,即對被害者負有教育或扶助的義務,而另一方面,他亦須濫用其身份或職位,才能成立本犯罪。例如某老師利用其身份,命令一名年滿十七歲的學生到其家中溫習功課,並趁機與她發生性行為便屬於上述情況。

對於上述違法者,會被處以一至八年的徒刑。

三、明明與方方發生性行為時均未滿十四歲,由於《刑法典》規定年滿十六歲才須負上刑事責任,對於他們的行為,是否就不用承擔任何後果?

雖然明明與方方發生了性行為,已觸犯了“對兒童的性侵罪”的規定,但由於他們都未滿十六歲,故不用負上刑事責任。然而,法官可因應情況而對他們採取《未成年人司法管轄範圍內的教育制度及社會保護制度》內的措施。

由於明明與方方均未滿十四歲,他們既是有關行為的被害者,但同時亦是行為的實施者,若他們的年齡為滿十二歲但未滿十六歲,則法官可對他們採取教育制度的措施,包括:訓誡、命令作出某些行為、教育上的跟進,以及半收容或收容他們於少年感化院。

若他們的年齡為十二歲以下時,法官亦可對他們採取社會保護制度的一般措施,包括透過父母給予未成年子女輔助;透過另一家庭給予未成年人輔助;把未成年人交託給第三人;對未成年人的自立進行輔助,以及將未成年人交託給其他家庭或機構。

四、若得悉有人觸犯有關對未成年人進行性侵犯的任何犯罪,我們應當如何處理?

法律規定,對未成年人進行性侵犯的各種犯罪基本上要取決於被害人的追究,有關的刑事程序才能展開;若被害人小於十六歲或沒有能力辨別應否追究,則追究權由其法定代理人(如父母)行使。但是,在法律規定的例外情況下,即當犯罪引致被害人自殺或死亡,又或被害人未滿十二歲並基於公共利益的理由時,便無須取決於被害人是否表示追究,檢察院均能主動展開有關的訴訟程序。

然而,若我們發現有兒童受到性侵犯,不應袖手旁觀,在可能範圍內可嘗試作進一步的瞭解,並提供及時協助;另外,我們亦可報警或通知以下部門和服務機構介入處理,例如社會工作局屬下的社會工作中心、提供兒童及家庭服務的社會服務機構的社工等。

 

(本文內容主要參閱《刑法典》第167172條,第65/99/M號法令第768條)